信托开户遭停,账户停开落后上海

  私募排排网统计显示,私募基金之都,TOT成为私募突破开户瓶颈寻求新的规模增长空间的重要方式,成了市场中不确定的增量资金

  深圳商报记者 李 玲

  4月中旬,房地产调控措施出台,扰乱了市场资金流向的一池春水。原本计划炒房的充裕资金迷失方向,成了市场中不确定的增量资金。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,近期纷纷推出的TOT(信托中的信托)受到市场追捧,自从信托账户停开之后,TOT成为私募突破开户瓶颈寻求新的规模增长空间的重要方式。私募销售渠道进一步上移至银行,优质资源向银行及强势私募集中的趋势相当明显,而采取相似定位的公募一对多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,倍感压力。

  近期,有报道称上海阳光私募在总量上已超过深圳,深圳在私募人才、发展前景等方面都已显示出衰退迹象。

  □本报记者 江沂 深圳报道

  业内人士昨日向记者介绍,受到信托账户停开的影响,深圳阳光私募发展增长率不足,但从非阳光化产品、创投行业等整体私募基金业情况来看,深圳仍是名副其实的“私募基金之都”。

  信托、银行成赢家

  受限于账户停开

  在信托账户停开之后,TOT成为私募突破开户瓶颈寻求新的规模增长空间的重要方式。部分私募与银行、信托积极互动,形成了TOT发行的小高潮。这些TOT融合了知名私募基金,受到市场追捧,银行自然不会放过这一香饽饽,与信托一拍即合,新模式应运而生。

  私募排排网统计显示,目前深圳共有105家阳光私募公司,328只阳光私募产品;上海的阳光私募公司则达到了162家,共发行了527个私募产品;而北京则有84家阳光私募公司,目前拥有296只产品。

  2009年上半年,在停开信托账户之前,一些私募基金以优良的业绩,吸引了相当多的投资者,而私募第三方平台发行价格低廉,反应快速,也成为私募发行新崛起的生力军。据了解,当时有一些私募甚至尝试将销售重心放在第三方销售平台上完成,效果也相当不错。一些第三方销售平台甚至几个月间就可以完成数十亿的销售业绩。

  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秘书长李春瑜昨日表示,虽然从阳光私募存量上看上海确实已经超过了深圳,但是这并不能反映深圳私募业发展的全貌。

  然而,规模的急速膨胀也令一些私募基金的客户出现断档。有一些私募基金前两年发行主要靠个人的人脉,一些券商系私募基金经理往往与券商研究所沟通,通过研究所积累的人脉资源完成发行,2009年上半年为了快速完成发行,一些私募基金对于开出1%的销售费用也在所不惜。“这在当时是相当明智的做法,2009年市场单边向上时,快速完成发行,快速建仓,无论对于私募基金还是持有人,都很有利,在当时的时点,1%的发行费用大家都没看在眼里。”某私募基金人士表示。

  他认为,2009年7月,信托计划产品开设账户被叫停,是限制深圳阳光私募发展的最大障碍,深圳只有平安、华润两家信托公司可以为阳光私募产品提供账户,且账户数量较少,而上海地区的信托公司存量账户较多。

  但是自2009年下半年停开账户之后,银行、信托也趁势提出了业绩分成,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,信托公司业绩分成比例已经从账户暂停初期的一成拉升至两成,银行的分成也维持在两成左右,也就是说,私募在基准线上有20%的业绩分成需要支付给渠道将近一般的费用。“2009年8月底公募基金一对多账的发行,也加大了对这一类高端客户的争夺,因此银行的胃口也大了很多。”上述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与此同时,上海的私募公司更加偏爱具有公募基金背景的基金经理,热衷于发行保本类、固定收益类产品。此类产品一般业绩较为稳定,容易留住固定客户。而深圳的私募基金经理更喜欢非结构化产品,获取更高收益。

  而信托公司底气大增,正在于其背后的账户资源——在中登公司停开账户之后,原先开户而无交易记录的账户成了稀缺资源,新开私募甚至需要交付200-300万换得这类账户的使用权。信托公司话语权加大后,也愿意选择更强势的合作伙伴,银行自然成了信托的优先选择。

  私募基金经理大多出身于草根或证券公司,但并不代表缺乏专业能力。深圳太和投资总监王亮表示,“在深圳私募基金经理中,去年取得50%以上收益率者为数众多。”

  “我们也想做TOT产品,但是现在信托公司看不上我们。主要是我们手中的客户资源还是远远比不上银行,信托公司倾向于利用自己掌握的研究力量设计TOT产品,然后联手银行发行,银行手中握有大量的优质客户,说实话,深圳一个支行的力量独力完成一个TOT的发行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所以信托+银行的模式目前最流行。”深圳一个负责私募第三方销售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只要信托账户放开,深圳还将重新超越上海。

  5月份,中国内地最大的TOT(信托中的信托)正在发行中,这款产品由中行总行私人银行部发售,预期发行规模达到20亿元。20亿元在牛市里发行公募只不过是不到半天工夫就可以达到的业绩,但是在市场急剧调整的二季度,从公募基金首发看,已经有8只规模少于10亿,若中银这只TOT发行完成目标,则将出现私募基金超越公募的现象。

  产品规模庞大

  值得注意的是,研究目前新发的TOT的基金池,就可以发现,武当、朱雀等驰名已久的私募多次出现。随着TOT的增多,这些私募基金呈现“不差钱”状态,增量资金流入强势私募的趋势也很明显,业内人士断言,强者恒强的局势由此将更为明显。

  虽然在阳光私募方面,上海目前的总量超过了深圳,但是私募基金还包括非阳光化产品、股权投资两个方面。业内人士表示,深圳凭借着毗邻香港及优秀客户群体等优势,在非阳光化产品方面发展仍然远远领先全国。

  公募一对多遭压制

  深圳市金融办此前从工商部门了解到,深圳目前注册成投资公司或者投资管理公司,经营项目下有投资业务的企业有1546家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除了这些已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,还有很多散落在民间的小型私募,其管理规模甚至超过了最大的阳光私募,与一些公募基金的管理规模也不相上下。

  TOT与一对多同样竞争的都是高端客户,但一对多的激励模式远不如信托和银行之间的分成来得诱人,再加上一对多业绩不断爆出不尽如人意之处,某种程度上也侧面推动了TOT的销售。

  王亮告诉记者,有一个私募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,就是几个校友会成员每人拿出一定资金找他进行操作的,规模竟然达到40亿元左右。类似的10亿元、20亿元左右管理规模的非阳光化私募产品在深圳更多,其他城市的产品规模大多比不上深圳。

  “从今年我们合作的几只产品看,虽然停开了私募账户,但在吸引高端客户方面,私募基金发行仍然想出了很多方法来,发行TOT就是一个办法,由于私募机制较为灵活,在发行规模上,超越公募也并不是难事。”深圳的一位银行理财经理告诉记者。尽管是2009年二季度才出现的新生事物,但市场上的TOT产品已经有
5只,每只产品下面还分成数期,而有些信托推出TOT产品参与的门槛甚至设定为300万,较公募的一对多门槛更高。